出售贝壳给浙江国有资产将被左立制药第二大股东德清吕雯取代

发布者:波球直播nba 浏览次数:947

袁泉:国际金融新闻

记者金伟

2019年5月,左立制药计划以10.6亿元的价格将其18.6%的股权转让给华东制药。当时业界一直认为左立药业和华东医药有协同效应。然而,由于横向竞争,收购最终结束。

当时,浙江医药卫生进入左立制药的计划分为三个业务环节。首先,于幼强以8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左立医药4329.68万股(占总股本的7.11%)转让给浙江医药卫生;其次,排除余有强限股后,转让4799.69万股(占总股本的7.89%)给浙江医药卫生;最后,浙江医药专家以现金认购左立医药发行的6086.25万股。

9月29日,浙江左立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左立医药”)宣布,本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于幼强与浙江医药卫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医药卫生”)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终止。同时,于幼强将其4329.68万股(占总股本的7.11%)转让给德清县文化旅游成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清文化旅游集团”)。

天眼查APP显示,德清文化旅游集团是德清县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全资子公司。对于这项业务,郑朝义表示,“现阶段,德清吕雯仅作为金融投资者入股该公司,有利于深化德清吕雯在医疗保健行业的结构。另一方面,通过充分发挥国有资本优势、产业政策优势和资源整合能力,左立制药将继续发展壮大,实现双赢。”

3月26日,左立制药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余有强与浙江医药卫生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9129.37万股股份转让给浙江医药卫生,占公司总股本的15%。

左立制药的真正负责人于幼强在两次销售失败后找到了新的买家。9月29日,左立制药宣布,于幼强拟以每股7.58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4329.68万股(占总股本的7.11%)转让给德清文化旅游集团。转让完成后,德清吕雯集团将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向浙江国有资产出售炮弹的行为将被左立制药第二大股东德清吕雯所取代

上述私人投资者进一步指出,“价格是控股权转让业务的重要因素。从签订协议到正式交付的时间比较长,不可控因素太多。一般地方国有资产买壳溢价不会超过20%。如果股价大幅下跌,买家可能会要求更低的价格。但是,如果卖方不愿意给出价格,业务可能会终止。”

数据显示,仅2019年,就有43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被国有资产收购。今年以来,国有资产收购上市公司股份的案例也层出不穷。那么为什么在地方国资买壳的“热浪”中,唑立药业成为了“寒流”?

易进一步指出,“浙江医药卫生有限公司因批准,仅终止了控股和非公开发行的收购,但今后仍愿与公司加强全面业务互助,目前现有部门的业务正在陆续起步。接下来,公司将与浙江医疗健康保险集团就其他业务互助进行更全面的讨论。”

SASAC德清县还是股份制

等待数月出售贝壳被拒绝了

现在余有强持有左立医药1.73亿股,占总股本的28.46%。此次股权转让后,余友强持股比例降至21.34%,仍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也就是说,持股

证书显示,上述业务全部完成后,浙江医主持有左立药业22.73%的股份,也将成为左立药业的控股股东,控制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的席位。同时,浙江医药卫生控股股东浙江SASAC将成为左立制药新的实际控制人。

半年后,左立制药发出纸质通知,宣布上述“卖壳”行为终止。上海一位私募股权投资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资产往往给人‘接手盘子’的印象”。如果只拿到上市平台,你的想象力就有限了。此外,价格也是国有资产进入国家时的重要考虑因素。”

原创今敏

记者注意到,浙江医药卫生与左立医药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前两笔业务价格为8元/股,现在该股股价一直徘徊在6元左右。

左立制药秘书长郑朝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公司终止非公开出版物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公司未来股价进一步上涨,可以用较少的股权筹集同样的资金。公司会考虑是否需要再次考虑业务增长。”